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许巍,音乐节的达芬奇

2011-07-19 09:44:27 来源:未知

    前几天在收拾家的时候,忽然翻到了《在别处》,就是许巍的第一盘专辑,磁带的角落里依稀印着 中国新音乐的春天 ,我看了当时笑了,一盘绝望阴郁的专辑竟然被称作了春天。 97 年

前几天在收拾家的时候,忽然翻到了《在别处》,就是许巍的第一盘专辑,磁带的角落里依稀印着中国新音乐的春天,我看了当时笑了,一盘绝望阴郁的专辑竟然被称作了春天。97年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呢,那个时候香港回归了,全国人民举国欢庆,我和宿舍的几个哥们逃课躲在八里村阴暗的录像厅里看着《北京杂种》。

那时候好像还没有互联网,没有网吧,没有qq,空气中飘荡着情侣的味道。那时候朴树刚刚上大学,写了一首歌《火车开往冬天》,一遍一遍的听,在冬天听,觉得很温暖,想象着遥远的异乡,阴冷的街道,后来才听到了一些这个年轻人的故事,无非是补考退学这样索然无味的事情。

还有许巍,那时他还在西安,还有他的飞,曾经在一个阴冷的冬日的午后起着我破旧的自行车飞奔到建大听他的演唱会。5块钱一张票,很地下的感觉。跟着喊,嗓子都哑了。后来就听说他终于选择离开,到了北京,把《执著》卖给了田震,田震因为这首歌红了近十年,一直到现在居然被称为天后。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十年》随便问谁都是喜欢听,然后十年这个词就开始流行,到处都是十年来,心情怎么样人怎么样,Kurt死了十年,距离1993年的红堪演唱会也过了10年,时间过去了,改变的是什么,不变的又是什么,相亲,成家,生子,立业,然后长大。我变老了,很多人走进我的生活又从我生活中走出,消失在无限远处,除此以外我没有任何改变。听许巍的歌也有将近十年了,这十年中我看着他从年少到年老、从愤怒到平和、从故乡到异乡。
  这些潦草的文字也许并不代表什么,甚至有时候我都怀疑我的这些记忆是否真的存在。也许年纪大了,觉得自己生活得越来越不真实,西安的这个秋天来的措手不及,我需要一些回忆温暖我死去的心。

 

自动友情链接 DNF双开 | DNF连发 | DNF外挂 |
合作伙伴